第七章
    帝天對他來說到底算什么呢?

    曾幾何時,他也這樣子問過自己。

    復生歸來,真的很多事情都發生了變化。這其中自然也包括他的心態。

    從前,他是他最得意的弟子。

    他也可以大大方方的對外宣稱,帝天是自己的養子,亦或是閑來無事教養的弟子。

    但是自從靈瑤的那句童養媳說出口,著實驚了他一把。

    雖然當時他立刻就失口否認了,但自此之后,他的心態就已經開始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是啊,可不就真的像童養媳嗎?

    說他是自己的養子,自己從未向外公布過這一點,說他是自己的弟子,自己教他的,可還沒饕餮教他的多。

    可再說,誰又會對自己的孩子,有那樣幾乎可以說是,有些過分親近的?

    不僅成天抱著,還……

    可如果說是童養媳的話……

    好像一切突然就沒有什么問題了。

    而且在他之后,也不知道誰走漏的風聲。整個龍族都好像默認了這一點,就只剩下他自己在死鴨子嘴硬。

    之后,神龍之戰,龍族戰敗。

    那個尚且還未成年的孩子,看著他身上的傷,眼淚止不住的落。

    這一幕也看的他自己一陣沒來由的心疼,就隨口安慰了幾句,叫他等他。

    其實……當時他并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回來。

    更何況那么拙劣的謊言,即便是那么小的孩子,應該也不會分不清的。

    而且對于一條龍來說,他畢竟還小。以后說不定那天就把他給忘了。

    但帝天就是等了,那樣傻傻的等了。

    等著那個明知道不會有結果的,甚至都算不上承諾的“諾言”。

    傻傻的等了幾十萬年……

    他一直都是冰冰冷冷的心,也終于無法再保持淡定了。

    在他生命中漫長而悠久的歲月中,他一直都是無牽無掛的。直到有了種族之后,他才稍微有了那么一點掛念。

    說實在的,他寧可沒有這點兒掛念。因為對于他來說,他更喜歡那種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的生活。

    巨龍翱翔在宇宙,肆意且自由。

    直到帝天的出現,則是讓他沉寂了,不知道多少個萬年的心,終于活了起來。

    或許他并沒有注意到,但是那一刻起,他真的有了牽掛,一個讓他心甘情愿背負的牽掛。

    帝天對他來說到底算什么呢?

    他想……這一刻,或許他有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