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魂技、幻境 新
    千逸羽喚出自己的武魂,千逸羽的武魂乃是一柄長劍。劍身成銀白色,劍長三尺,劍寬兩指,劍柄處是只白色鳳凰盤旋而成,劍把為紅色,劍名——斬相思。

    千逸羽白色的長袍被風吹的向后擺動,手握長劍,看著有一絲仙風道骨的味道。

    千逸羽握著長劍,毫不留情的將劍刺入銀月狼的頭部。那銀月狼被比比東壓制的無法動彈,被千逸羽輕易的就殺死,淡淡的黃色光點開始在銀月狼身軀上方凝聚。

    小羽,可以開始了。”

    比比東微笑道。

    千逸羽點了點頭,抬起自己的右手,將自己的魂力緩緩凝聚到手中的劍上,伴隨著白色的光暈,斬相思之劍脫離他手掌,豎立在千逸羽身旁,散發著淡淡的寒氣隨著魂力的波動輕輕的擺動著。

    在那白色的光芒牽引之下,銀月狼魂環緩緩朝著千逸羽的方向飛了過來。

    “坐好,意守武魂。”

    比比東目不轉睛的盯著,生怕千逸羽出什么意外。

    千逸羽依言在原地盤膝坐下,將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旁的武魂之上,此時,隨這銀月狼魂環的接近,他感受到一種空前強大的壓力,全身骨骼甚至都在這種壓力下發出輕微的響聲。

    很快,黃色光環來到了千逸羽頭頂上方,沒有給他任何反應的機會,那黃色光環突然收縮,變成一個只有手鐲大小,卻無比凝實的金環直接套落在了他身旁的斬相思之劍武魂上。

    千逸羽只覺得胸口如同侵入巖漿一般,一股炙熱的能量從劍上瘋狂涌入千逸羽的胸口,劇烈的熱流瞬間沖入體內,剎那間,五內如焚。身體不禁一陣劇烈的顫抖。

    他的意識已經完全沉浸在那滾燙的海洋之中,千逸羽感覺自己的身體要爆炸一般。汗珠從他臉上劃過,一旁比比東見兒子這樣痛苦,心里開始后悔讓他吸收這只六百年的魂環了。

    可后悔也沒有用,如果他不能挺過去的話,結果只會有一個,那就是爆體而亡!

    如果真是那樣,比比東自己都不會原諒自己的。可現在她也只能選擇相信他了。

    突然千逸羽額頭一亮,他眉心處的鳳凰印記發出銀白色的光芒。一只通體銀白的鳳凰從眉心處飛了出來,在千逸羽身邊盤旋。

    周圍的空氣極速流動,鳳凰釋放出來的威壓讓比比東不得不釋放武魂才能低壓。而千逸羽身上的氣息則穩定了一些,鳳凰從口中吐出一道白光攝入他的體內,隨即回到了千逸羽的眉心處。

    “成……成功了嗎?”比比東面色慘白的喃喃道。

    斬相思之劍的氣息變得更是凌厲,又過了一會千逸羽緩緩睜開雙眼,身上多出了一個黃色的魂環。

    “呼~終于成功了,累死我了。”千逸羽伸手握起斬相思之劍,感受魂力的變化,似乎對此很滿意。

    “小羽下回不能這么冒險了,知道嗎?”比比東黑著臉說到,比比東不敢想象千逸羽出了事她會怎樣。

    看見母親擔心的樣子,心里很是自責,頓時底下頭說道:“知道了,下次絕對不會這樣子了。”

    見兒子這么說,心里好受了一些,用手摸了摸他的頭安慰道:“好了,小羽你的第一魂技師是什么?”

    千逸羽嘻嘻一笑道“我的第一魂技叫‘相思之舞’”。說完揮出劍,氣流形成一道劍氣,透過前方的樹頓時倒下了幾棵。

    “除此之外,被命中者會陷入幻像,看見對自己最重要的人在眼前死去,這個技能是無法躲避的,哪怕防住了劍氣攻擊也會進入幻象。

    魂力比我低的多些的,有可能精神壓迫的而變成白癡,對魂力比我高的魂師也會有些效果。”

    比比東聽后心中頓時一驚“好變態的魂技!小羽你知道嗎,有這個魂技你就可以說是同級別無敵了。”

    千逸羽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道“那媽媽,我們先回去吧。”

    “嗯!”隨即帶著千逸羽朝著武魂殿的方向去了。

    ————————分界線——————————

    回到武魂殿的千逸羽沒有去找姐姐千仞雪,而是回到自己的寢殿,盤膝在床上冥想起來,不知不覺額頭上的鳳凰印記又散發出強烈的白光,那只白鳳凰再次出現,盤旋在千逸羽的周圍。

    最后飛向千逸羽的頭上消失不見了,千逸羽對自己現在的情況更是毫無所知,當他在次睜開雙眼時發現自己已經不在自己的寢殿里了。

    千逸羽向處往去,頓時被四處的景象驚住了“這是什么地方,好美啊!”

    四周云霧繚繞,夕陽把周邊的云照的一片金黃,千逸羽仿佛掉進了一片金色的大海中,一眼望去,連邊的看不見。

    “這里是仙界嗎?!”千逸羽疑惑道,斗羅大陸什么時候有這么美的地方了?

    “咕~”

    這時遠處傳來了兩聲鳥鳴,千逸羽定睛望去,發現一金一白兩只鳳凰交錯飛來,在他不遠處停落下來。

    如果比比東在一定會人出來,那只白鳳凰正是之前在千逸羽吸收魂環時出現的那只。

    它們落下化成一男一女,白鳳凰化為一男子,那男子身穿白色長袍,銀白色長發披肩,手里握著一把三尺長的長劍。

    而金鳳凰則化為一女子,女子身穿鳳羽匯聚的長裙,白色長發戴著一個金色的鳳冠,手中握著一只鳳笛。

    奇怪的是這兩個人離千逸羽并不遠,但卻無法看見他們的相貌,但覺得很熟悉一般。

    “白鳳金凰,雌為凰,雄為鳳。”千逸羽喃喃道,“你們是一對夫妻嗎?”千逸羽問他們。

    而他們似乎沒聽見一般,女子將笛子放在嘴邊吹了起來,至于吹的是什么曲子,千逸羽并不知道,但是他覺得很熟悉。

    而男子則揮起長劍武動起來,劍式極其凌厲,頓時周圍的空氣就變的緊迫了起來,看著這白衣男人揮動的長劍,自己不由自主的跟著他練了起來。

    足足一個時辰才停了下來,笛聲也再次聽了下來,二人相視一笑,在次化為鳳凰飛離了這里。

    千逸羽只覺得一陣暈眩,當他在次睜開雙眼時發現他還在他的寢殿內……

    千逸羽朝窗外望去,發現這時已經是第二天了,太陽馬上就要出來了,“剛剛的一切是夢嗎?好真實!”

    千逸羽感受一下魂力發現魂力竟然已經是12級了,千逸羽又驚又喜,他又回想著那白衣男子的劍法,決定出去試一試……